1. 炒股票网 > 股票配资 >

华菱星马股票股吧

华菱星马股票与华菱

 

去年业绩突现巨亏后,华菱星马()今年上半年再度交出惨淡的成绩单,而“精准减持”的戏码也再次上演。继去年年底华菱星马三大重要股东掐点大幅减持后,公司第二大股东、富豪学者史正富也在今年6月高位抛售了1300多万股公司股票,且抛售时点正和公司停牌筹划重大事项的时间吻合。

证券时报记者同时发现,目前华菱星马的前十大股东中,有5名均为证券公司客户信用担保账户,股东性质为“未知”。而早在2013年8月,监管部门和上交所已要求上市公司拆解股东信用担保账户,落实到具体的持股个人或机构上。华菱星马此举可能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最富学者辞职后减持

今年1月,证券时报曾报道华菱星马去年第四季度业绩“变脸”,而公司重要股东安徽星马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华菱星马管理层持股企业)、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马鞍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变脸前精准减持公司股份。今年5月,安徽证监局宣布上述3名股东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法律法规,正式立案调查。

如今调查结果尚未公布,华菱星马再现精准减持。8月4日,公司发布的半年报等资料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学者富豪史正富上半年减持公司股份万股,而大规模减持的时间集中在从5月28日股票解除质押,到6月9日上市公司停牌筹划员工持股和非公开发行之间。

结合华菱星马披露的股东股权质押状况可知,5月27日,史正富将其持有的万股华菱星马股权质押给山东省华菱星马股票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截至5月28日,史正富尚持有华菱星马万股股权。而6月9日下午收盘后发布的《第二大股东部分股权质押解除的公告》显示,到6月8日,史正富持有华菱星马股份数量降至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06%。

也就是说,在5月29日至6月8日的短短6个交易日间,史正富大幅减持了华菱星马万股股票。上交所的大宗交易平台显示,6月3日和6月4日,海通证券()马鞍山湖东中路证券营业部以17.7元/股的价格成交了8笔华菱星马股票大宗交易,累计成交量为1075万股。考虑到卖出机构位置和成交价格,大宗交易的卖出方应是史正富无疑。剩余的230多万股,可能是从5月28日到6月8日间通过二级市场直接竞价卖出的。

在此后大盘剧烈调整和公告终止非公开发行的双重利空下,史正富减持华菱星马股份的脚步并没有停住。7月7日史正富股权质押情况显示,他在6月26日到7月7日间继续卖出61万股华菱星马股份。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史正富已累计减持华菱星马万股,占2014年底他所持有的总股份数的%。

而这可能也是史正富去年11月辞去华菱星马董事职务的考量之一。此前公司对媒体称,史正富辞去职务是因为要“专注于学术”。我国公司法规定,董监高每年转让股份数不超过其名下股份总数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公司股份。如今限售期满,华菱星马第二大股东后续的进退值得关注。

  减持撞上“重大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9日下午发布《第二大股东部分股权质押解除的公告》的同时,华菱星马宣布,从6月10日起停牌筹划重大事项。其后陆续披露的公告显示,该重大事项为“筹划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公司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并以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5月29日到6月9日期间,能看到华菱星马在二股东减持的卖压之下走出了一波独特的行情。5月29日,华菱星马开盘16.81元,此后一路走高,6月9日上涨5个多点报收19.15元,接近近三年来公司股票的最高价。晚间,华菱星马即宣告“因重大事项”停牌。

可惜的是,在停牌两周后的6月25日,华菱星马宣布终止拟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方式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理由是无法“就本次员工持股计划在资金筹集、融资安排等事项上达成一致意见,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有长期关注该公司的业内人士认为,华菱星马停牌筹划员工持股及增发的真实性值得探究。就在今年5月20日,华菱星马通过了非公开发行10亿元公司债券的融资方案。结合目前国内重卡市场寒冬、公司产能利用率不高的现实,在近3年股价的最高点选择通过向员工持股计划来增发募资,说起来似乎有些牵强。

从基本面看,受国四排放升级、国家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的影响,华菱星马自2014年中旬起业绩持续恶化。2014年半年报中,华菱星马实现净利润9056.0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17%,三季报时净利润为1.05亿元,四季度突然出现巨亏,全年利润为亏损3.76亿元。而今年上半年更糟,公司营收22.91亿元,同比下降24.65%;净利润则同比大降343%,亏损2.2亿元。

有趣的是,华菱星马一直股价活跃,坊间消息较多。在去年中报之前,坊间即流传关于华菱星马中报高送转及投资机器人(300024)的消息。公司股价因此自去年7月25日的9.85元一路上扬,不到一个月时间涨幅高达31.37%。彼时有媒体报道称《华菱星马高送转落空,警惕假消息莫作“炮灰”》。而在本次停牌前,坊间亦有相关流言出没。

  五大股东身份成谜

华菱星马之所以“绯闻不断”,可能和公司为融资融券标的等身份有很大关联。半年报显示,在目前华菱星马的前十大股东中,券商信用担保账户占据了半壁江山,而隐藏在担保账户背后的投资者真实身份难以捉摸。

半年报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华菱星马的股东总数为28478户,其中第3大股东为国信证券(002736)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比例为5.15%,第7到第10大股东分别为招商证券(600999)、广发证券(000776)、光大证券(601788)和南京证券的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股东性质一栏均为“未知”,公司也未知上述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多位上市公司证券部门人士指出,这样的股东披露方式不符合信息披露的规范,应该做出更正。根据2013年上交所发布的《上市公司日常信息披露工作备忘录第十一号融资融券、转融通相关信息披露规范要求》,其中明确“上市公司披露参与融资融券及转融通业务的相关股东持股情况的,应当根据有关规定向中登公司申请取得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转融通担保证券账户的明细数据,以及含有证件代码的股东信息,并将证件代码对应的上述账户明细数据和其他账户数据合并计算相关持股数量”。

也就是说,上市公司期末前10大股东名单应当以相关股东通过各种证券账户持有公司股份的合计数排序,不应该出现券商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今年4月,东湖高新(600133)和山东药玻(600529)等上市公司都曾对年报中出现的信用担保账户情况做出了补充更正,落实到了具体的持股人和持股机构。

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信用账户可能是出于融资融券的需要,更存在着隐蔽持股人真实身份的可能。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每个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背后都有明细数据,查询股东情况并无问题,应当配合投资者履行规定的信息披露义务。

“不拆解信用账户身份,有时可能只是由于上市公司对信息披露规则不熟悉,或单纯觉得比对股东账户明细很麻烦。但某些时候,不拆解可能会给私募等投资大鳄玩起借道信用交易担保账户的隐匿术,造成股东人数、股东资金等重要信息失真。”上述业内人士如是称。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